浮生长恨✨✨

幸会

截了一下他们四个的腰,发现老许的腰又细又白呜呜呜。以及,学长是什么牌子的猛男(???)

图片顺序为四个人的年龄从大到小排的。李泽言→许墨→白起→周棋洛。

咔酱生日快乐!

【恋与f4x你】他们和猴子有什么区别


*其实是我们群里一个语c学长的脑洞,这个台词差不多就是搬照那个的语c学长的台词,真的是超直男/bu,不过不是我发给学长的,看的消息记录一个小姐姐撩的w


*然后又想了其他三个人的场景,就发出来了w



*女主和四人交往设!





ver.李泽言




你:老李!!!



李泽言:怎么了?



你:总裁,你知道猴子和你有什么区别吗?




李泽言:不知道



李泽言:不过我知道猪和你的区别



李泽言:猪都没你能吃



你:?



你:??



你:???



你:老李,皮这一下



你:开心吗?



李泽言:没办法啊



李泽言:谁让我答应了陪你这只猪一辈子。




《我只不过要了几个布丁》《怎么比猪都能吃了?》





ver.许墨






你:墨墨!



你:墨墨墨墨!!!



许墨:你总是能说出很多让我意想不到的称呼



许墨:不过我很喜欢你这样称呼我



你:嘿嘿



你:墨墨,我问你个问题



许墨:什么问题,问吧。虽然我要学习东西还有很多



你:你知道猴子和你的区别吗?



许墨: 人直立行走,有语言和文字,有目的地劳动。人会制造和使用工具,人的思维能力比较强。人在有的时候比猴子文明,不过有的时候反而不如猴子



你:还是这么专业啊,不愧是教授



许墨:不过猴子的脑子里全是香蕉,我的脑子里全是你





《其实也有可能是桃子?》《不对不对,教授你怎么这么幼稚!》



ver.白起






你:学长学长!



白起:怎么了,我在



白起:有什么事?



你:你知道猴子和你的区别吗?



白起:套路我?



你:嗯!



白起:我不是猴子



你:?



白起:你不是要套路我吗?



白起:如果我回答没区别那就说明我是猴子



白起:如果我回答有区别说明我和猴子是一类



白起:这种套路我小学就知道了



你: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学长你怎么那么可爱



白起:?



你:回答错误w,正确答案是



你:猴子住在山洞



你:你住在我心里



白起:...唔



白起:这种套路还是少开比较好



白起:如果要开,我也希望你只对我开



《论学长你怎么那么老实直男系列》《脸红了吧?》





ver.周棋洛





周棋洛:薯片小姐!



你:在的!我刚想来找你



周棋洛:哎,找我有事吗?



你:问你个问题



你:猴子和你有什么区别



周棋洛:当然是猴子住在山洞,我住在薯片小姐心里啦~



你:哎?!



你: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这一句




周棋洛:薯片小姐想的我都知道哦~



你:你应该是看过吧



周棋洛:Σ(



周棋洛:薯片小姐怎么能怀疑我对你的喜欢呢?



周棋洛:我伤心了!



周棋洛:你得到一只伤心的周棋洛,请选择

【给他一个亲亲安慰他】

【给他一个亲亲安慰他】

【给他一个亲亲安慰他】



你:等等?



周棋洛:好了 时间到了!系统默认三个选项都选择了!



周棋洛:薯片小姐你在哪,我要来找你了~






《套路大王周棋洛》《能言善辩拐小孩》





end.

【王喻王】王杰希头上长了一株草(下)

#王喻王,双向,中间有点是喻文州主视角

#ooc

#那株草设定就是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太久,其中一个的头上就会长出一种恋草,这种草谁都不能拔下来,只有他喜欢的那个人才能拔下来。总之就是个乱七八糟的没想完整的设定。

#垃圾文笔,感觉自己在瞎写...都不好意思发出来了,不要打我

#我这种垃圾文笔真的不好意思再写番外了...

微草队长王杰希今天很苦恼,缘由不是因为今天微草和蓝雨打常规赛输了比赛,也不是因为今天他戴了一天的微草周边帽子。

因为王杰希发现,他头上的那株草开花了。

淡淡的蓝色花瓣,嫩的和新生婴儿皮肤一样光滑。鹅黄色的花蕊更增添了几份可爱。

别说,还挺好看。都不舍的拔了

......

屁,好看也不能好看到我头上

于是他毅然抓住了那株花,然后使劲一拽。

据身处医院耳科检查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刘小别同学表示,当时他经过队长门口的时候,听到了疑似队长撕心裂肺的嚎叫

王杰希觉得自己现在很疼,非常疼,疼的要死。

他感觉这株草一定是长他头上了,就像一块肉一样长在了他的身上,不然怎么会那么疼。

就因为我抢了百花两个冠军你们就要这么对我?

他觉得自己需要思考思考人生,于是他不自觉走向了阳台

别说今天月色挺好,光合作用一定不错

......


我,王杰希,帝都好青年,性取向喻文州,小时候身体检查一切正常,可就今天。头上长了一株草,淦,它还开花了。还让我这个正常人变得不正常了。

昨天和喻文州聊天的时候头就一直痒,今天早上就长草了,打完常规赛后又和喻文州又谈了几句,回来了头上就开花了

.......

王杰希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合着只要自己一和喻文州说话一见面自己头上这株植物就会长大?那不和他说话不就行了

......

王杰希觉得自己做不到,不对,不是做不到是完全不可能。

两人相距这么远南北差异都已经很难受了,现在因为这株小小的植物连难道面都见不成?

他做不到离开喻文州。

他觉得自己在颤抖,他们是第二赛季相遇的,当时因为位置问题他一下子就看见了他本子上的字。

王杰希想认识喻文州,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很不一样。

他不在乎自己头上的那株植物,他只是想到了他们的过往,他觉得他们这样真的很辛苦,明明都相互喜欢,却谁也不肯开口。

.....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于是便拿起了手机打给喻文州

电话很快被接通

“喂,喻文州,我现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现在应该还在蓝雨吧?我们在你门口的那间咖啡馆门口见面”

喻文州接过电话以后就听到了王杰希有些颤抖的声音,有些疑惑。可是总感觉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天已经很黑了,路上没有什么人,咖啡店也没有开门,只有路灯的微弱灯光。喻文州站在路灯下还没等多久就看到了赶过来的王杰希。

“啊,杰希....唔!”喻文州刚想冲王杰希打招呼,就感道右手被猛的一拽,身体不由的往前倾斜。他嘴唇却接触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睁开眼熟悉的大小眼正在深情的注视着自己。

喻文州很愿意接受这份吻,也很配合。

反被为主 辗转吮吸,力道越来越强。舌头在人口腔肆意妄为。

对面似乎是生气了,喻文州感到自己的嘴唇一阵刺痛,甜甜的血液味瞬间在两人口腔散开

喻文州第一次觉得接吻是那么一瞬间的事。

完毕,两人大喘着粗气将对方放开。

“喻文州,我喜欢你”王杰希直接开屏点题“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喻文州笑了笑“最先开口说喜欢的可是杰希你,我可记住了”

虽然知道是必然的,王杰希还是忍不住松了口气。

“不过....”喻文州皱了皱眉,手伸到了王杰希头上

王杰希刚想解释自己头上的那株花,就感觉到自己头上有一阵轻痛,然后就看见喻文州把那株花拽了下来

淦???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一脸震惊的表情笑了“这株花,挺好看的,是不是不小心插上的?”

“嗯,不小心。”王杰希试图冷静回答,现在他解释也解释不清,反正以后他们还有很多时间。

侧身过去揉揉了喻文州的头


“余生,请多指教。”








end

【王喻王】王杰希的头上长了一株草(上)

#cp王喻王

#ooc

#垃圾文笔

#不知道会不会有下,应该没有

王杰希今早从酒店醒来的时候,感到了头皮一阵发痒,下意识用手挠了挠,正要考虑是不是由于最近工作忙是不是该洗头了,却碰了一个光滑而又冰凉的东西,他愣了。因为那个光滑的东西摸起来就像...某种植物的叶片?


他伸手拽了拽那片叶子,感到了一阵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和熊孩子玩游戏扯头发的疼痛,就好像是在张在了头上。



不是恶作剧,微草队长的头上长了一株草。



哦,这操蛋的剧情。



王杰希照了照镜子,那株植物很小很嫩,像是刚长出来没多久,但也正是由于太小,王杰希也没看出来这究竟是什么植物。

他仔细想了想似乎从昨天和蓝雨的常规赛开始他的头皮就一直发痒,比赛期间更是不断的用手去挠,结果被身为机会主义者的黄少天逮到了机会就是一阵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啪啪啪。

事后虽然队员们也有不断关心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在意这件事只是认为是平常的头皮发痒。

可他今天竟然长草了?王杰希觉得自己有些头晕...大脑在飞速运转,如果这株草是个未发现的植物该怎么办?可能连医生也没见过,不如给他起个名字好了,就叫我草吧/bu

可就算是头长草也得去打比赛,万一一工作它就枯了呢?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王杰希抱着这样的想法自我安慰到。


可...他现在要怎么出去?顶着这株草出去吗?虽说这株草藏在头发里看不太出来,可他一会还要和蓝雨打常规赛啊?就躲避不了摄像头,再说蓝雨一个个又是什么啊,微草的死对头啊。万一被发现明天电竞之家头条可能就是



震惊!微草队长王杰希竟成植物人



天呐,他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他需要来找些东西来遮住自己的头发。然后,他打开了衣柜。



淦,王杰希再一次觉得联盟出微草绿帽子是个错误。



他也再一次觉得应该再寄九十九顶微草绿帽子给冯主席。



于是王杰希在今天一天不出所料的收获了许多的关注。



打完了最后一次比赛后,外面正好下起了雨,看这雨一时半会可能停不了。得了,回不去了。王杰希感慨道,又扭头看了看蓝雨队员们一副和蔼的表情。



得了,又要被笑了。



好在蓝雨经理也是通人意的,就算是微草也不能让他们饿着对不对!


所以这就是你们留我们在蓝雨食堂吃饭的理由?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个屁。


有时候其实撕得越狠的往往关系最好,因为每当你提前一个的名字往往也能想起另一个名字,比如霸图和嘉世,再比如微草和蓝雨。

王杰希和喻文州不像网上说的那么私下关系差,相反他们关系挺好。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三人其实早在第二赛季就认识了。当时的他们都还只是训练营里的小孩,可当他们的第一次谈话就注定会联系在一起。

“你好,微草,王杰希”

“蓝雨,喻文州”

比如现在,微草和蓝雨的队员们正在食堂里闹着,关系好的就好像不是那个网上传的见面就打架的微草和蓝雨。就算他们再怎么装成熟,私下也不过是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和这他们这些玩的已经都要疯的人比起来,喻文州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此时他正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喝着白开水,仿佛周围的一切和他无关。可王杰希就是被喻文州这种感觉吸引了,从一开始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他知道喻文州也喜欢他。只是他们谁也没有勇气说出这份喜欢罢了。

他走过去拿了一瓶果汁递给了喻文州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

“王队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种口味的?”喻文州笑了笑,接过果汁

“嗯,之前看过你的采访你说你喜欢这个口味的也就记住了”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说的,好像本来就是应该的事。

“那王队知不知道我还喜欢哪一种口味的?”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抿了抿嘴晃了晃手中的饮料。


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王杰希默默想到


“嗯...苹果?”

“不对”

“葡萄?”

“不对”

“柚子?”

“不对,好了三次机会都失败了,现在我来告诉你答案”喻文州往王杰希身边靠了靠“是你嘴里的味道”

王杰希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有些发烫,也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这个人真是的...他不知道自己在开些什么玩笑吗?这里还有好多人呢...


他压了压帽檐,想掩盖自己脸红的事实


可就是他的这个动作,喻文州又笑了起来


“笑什么?”王杰希不满到


“只是...觉得王队的动作很可爱还有这个帽子的颜色,嗯,很好看!”喻文州憋笑到



淦,王杰希觉得自己回到微草就应该马上去给冯主席寄帽子。


“不摘下来吗?”喻文州问到。


“喜欢,就不摘”千万不能摘下来,摘下来他头上的草就会露出来的

“噗,这么喜欢吗?”



喜欢个屁,老子讨厌死了。


好在雨慢慢变小了,队员们虽然没玩够,但也不能赖着不走。

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王杰希看了眼喻文州然后跟着微草大部队回到了酒店。

回到了房间,王杰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摘帽子,他的头刚刚在路上又在发痒,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

可在他摘下帽子那一刻,王杰希发现...他头上的草,开花了。

霍金先生再见。

时间会永远记住简史。

我们也会永远记住您。

他们真的!太好了!!!这部漫画男主角总有种喻队的感觉2333

现在才看到!!!喻队生日快乐!全天下最好的队长!

!!!

笔芯:

转发此锦鲤

祝我等会抽卡能出许教授限定SSR!!



许教授你看看我啊!
如果出了我就给你发糖!

如果没有…我就……只能捅刀了!(X

我不管这就是糖!😭😭😭

我的cp滤镜已经没救了 冷cp糖真的好少!